当前位置:查看新闻资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除非我们虚构了爱》

《除非我们虚构了爱》

  我热爱狂妄得像一个疯子,我热爱扮演性饥渴者,我热爱活得比耗子伟大,我热爱过期不变质的暧昧,我热爱激光枪坦克车的儿童式杀戮,我热爱看见你爱上他,我热爱勇敢的蚯蚓和软弱的刺猬,我热爱白被单的平整属性,我热爱盲童与飞鸟的相恋,我热爱沸腾的冒险,我热爱爱。
  而你热爱什么?
  城市酷境或是外界历险,自由自在或是本分陈旧……这都是每个人在命运面前做出的选择。
  编号223的选择是:我希望这一生做尽自己热爱之事,并在死后给别人留下点什么。留下点什么,就证明我在这个世界上存活过。
  于是他出走,拍摄,写字,他用镜头和文字传达自己的见闻和思考。
  沿途所经历,唯有爱与热爱不能被虚构,没有除非。
  [作者简介]
  编号223
  摄影师、作家,现居北京。城市美学私享者,以摄影、旅行、写作和自出版作为生活创作四件套,长期对焦新生代流行文化和生活状态,探求当代中国新青年的爱与性及性别。已出版摄影作品集《No.223》、Hidden Track,旅行文集《漂流放荡》。
  [名人推荐]
  原谅我说得坦白说得狠——就让223跟你跟我一同在自恋、自虐、自爱、自私、自信、自大、自卑、自强、自然、自由的路上反复纠缠地跟自己过不去,义无反顾地“走私”下去吧。
  ——欧阳应霁
  因为223太会拍照了,于是我会私心地介意,他少拍一张照,也许下个世纪的少年便少了一个连结过去的可能;更何况他还花了时间精力额外写完了一本书。不过,我想他的确必须写。如果他不是一个对逝去的时间有所惦记的人,我们就不会总以为他照片里筋疲力尽的对象,才刚在昨天对着镜头用力呼吸。
  ——林宥嘉
  [精彩试读]
  没有麻木
  洪晃
  编号 223 的文字让我大吃一惊。
  我的印象中都是他的摄影作品,比如,一个女孩翘着屁股跪着,屁股上有一只鸡。我最喜欢的一张时尚照片出自他的手,两个女孩站在一个貌似刚刚拆迁完、仍然未开工的建筑工地上,一片黄土,让人感觉也可能是个荒野 ;照片是两个女孩的背影,上身没有衣服,下身两条时髦短裙。对我来说这张照片是对中国时尚现状最尖锐的评论。
  编号 223 的摄影之诚实和残忍是我在中国摄影师里面很少看见的,大部分摄影师都还是通过摄影去营造一种所谓的美,只有编号 223 通过非常残忍的视觉让我们认识到,即使我们住在垃圾堆里,我们也能找到美,找到我们残酷的美丽青春。所以当我看到下面这种字句,没有想到居然出自编号 223。
  “对你我来说,相识不难,亲近不难,爱恋不难,相处不难,承诺不难,难的是离舍,像那些年歇斯底里的爱恋——爱了逃,逃了哭,哭了走,走了回,回了又爱,又哭,又离又不弃。”
  这么抒情!万万没想到!
  我最爱的小说——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是非常煽情的,但是毕竟那是一个虚构的故事,而里面的“情”是通过无数情节流露的,不像编号 223 这么直白,但是直白也许是与编号 223 的摄影一致的,不加修饰,不用编造繁琐的故事情节,更直接。编号 223 的文字像他拍的照片,扑面而来,让你躲都躲不开。
  没有任何一个艺术家像他这样几乎强迫你去直视中国的现实,他这一代年轻人的现实,他们的欲望、痛苦、混乱和苦闷。
  编号 223 的摄影里面没有情,如果有,也被他作品中的性压下去了。但是他的文字是赤裸裸的情感,让我们意识到,即使我们生活在性冷淡的社会里,情仍然在我们身边。
  不愿错过的时间和世间
  姚谦
  我常想,我那么喜欢艺术、音乐、文学,这一定跟我的占有欲有关。那些怕日后不能重复的感受,也许就感动了一回,从此成了想念。然而自己的记忆有限,一不小心若忘了,就像一滴水落入了时间的河流中,再也捡不回来。幸好世界上有艺术、音乐、文学,当我年少时领略了它们的好处后,我才安了心。
  后来遇到编号 223,我知道我遇到了一位比我更担心的人,对于稍纵即逝的时间里,那微微小小的光影反照出的世间,疼痛的、惊讶的、悲伤的,他都不在一个诗人的眼里,宏大与琐碎只有一线之隔,而他恰恰好都留住了。在摄影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诗句,森山大道有他的无奈,荒木经惟有他的压抑,而编号 223 却有更接近我的叹息,甚至比我还要深沉。透过难得一见的编号 223 的文字,那属于内心深处的描述,形于内的构建,以及所有编号 223行走中的非具象的流淌,自成一格。
  我想编号 223 是个比我更爱艺术的人,从他的作品里,我看到了我以为失去的感动,就算它是悲伤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