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查看新闻资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太监魏忠贤的个人崇拜运动

  穷苦出身的魏忠贤,自阉并通过关系,入宫成为光荣的掏粪工。直到十几年后,他才脱离基层,做了一个才人的伙食管理员。一六二〇年,魏忠贤进宫已整整三十年。已五十二岁的他,头发日渐花白,处事方式,却依旧平淡如初。但就在这一年的某一天,魏忠贤的命运却发生意想不到的逆转。首先,这年七月,万历帝朱翊钧去世,太子朱常洛继位。而朱常洛的长子,正是魏忠贤所服侍的那位才人所生。顺其自然,那位才人的居所,也就成了准东宫,合府老小及仆役,个个兴高彩烈,气焰顿长。魏忠贤的地位也由此激烈攀升。
     谁都没想到的是,朱常洛登基才一个月,就因纵欲过度,一命呜呼。转眼间,昨天还在宫里淌着鼻涕四处乱跑的皇长子朱由校就成了天子。这一转机来得太快了,所有的人都有点晕头转向,魏忠贤尤其如此。朱由校还是个孩子家,贪玩是其天性,所以,但凡公文报告之类,他就让魏忠贤代为批阅。这么幸运的事,竟是劈头盖脸砸到魏忠贤头上的。进宫前,魏忠贤叫魏四;进宫后,王才人将他改叫魏进忠;当批示公文大权落在他手里时,便自行改名叫魏忠贤。从此,这三个字便成为明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尽管魏忠贤一夜之间拥有了无可比拟的极权,但他也并非事事如意,因为有个东林党(据点在江苏无锡),利用在东林书院讲学的便利,时常攻击时政,他们虽不敢对皇帝发难,却敢对大学士们发起猛攻。后来,很快在中央政府形成一种对垒态势,即东林党与反东林党两派;反方紧密地团结在魏忠贤周围,因而被东林党蔑称为阉党。这场党争,几乎使绝大多数政府官员,卷入其中。最终,阉党大获全胜。阉党一派有小皇帝,还有显示手腕与力量的核心组织“五虎”(以兵部尚书崔呈秀为首)、“五彪”(以锦衣卫都督田尔耕为首)。
     按照四年一届的现代算法,魏忠贤算是当了两届中国政府领导人。感情上你可以不承认一个太监曾为中国领导人,事实上,他就是。而且,他的统治手段,也是传统的,与历代专制政体如出一辙(残暴与血腥),并没有新鲜花样。有一点倒是出乎我们的意料,那就是在歌功颂德方面。一六二六年,浙江巡抚潘汝祯率先立魏忠贤生祠,供人焚香膜拜。此举,在全国政界轰动一时,自然也颇得魏忠贤赞赏。
    给活人建祠堂,可谓明帝国政治的一大创新。于是,全国各地的政府官员纷纷前往参观学习,回来后又一窝蜂式的搞起了效忠运动。一时之间,数百所魏忠贤生祠如雨后春笋,在全国拔地而起。蓟辽总督阎鸣泰,建魏忠贤生祠七所;督饷尚书黄运泰,建魏忠贤生祠两所。黄运泰更为奇特之处就在于,他对魏忠贤塑像正拜三扣头,然后率文武将吏排班在阶下行礼,礼毕至像前道:“黄运泰等仰赖九千岁栽培,得有今日。我等誓死图报……”叩头谢恩。谢毕,跑回阶下归班,又率众官行五拜三叩之礼,可谓丑态百出。
     各地生祠更是竟巧斗丽,一座祠堂的建筑费用多达数十万两。魏忠贤雕像,取材沉香木,雕刻精细,手足转动如活人,腹中肺肠用金玉珠宝制成,衣服冠履,珠宝装成。头髻上穿一孔,插四时香花。魏忠贤祠堂,犹如列宁等独裁者的遗体,派士兵日夜守护。大学生陆万龄,竟然把魏忠贤与孔子相提并论,上书校领导,建议把魏忠贤的祠堂与孔子庙并列。副校长朱之俊欣然接纳,立木牌于路旁,盛赞魏忠贤的功德,比大禹小一些,比孟子大得多。可谓无耻之极。
     一六二七,二十三岁的朱由校皇帝病逝,因其无后,弟弟朱由检继之。魏忠贤被贬往凤阳守陵,途中上吊自杀,时年六十岁。朱由校临时前,曾叮嘱弟弟朱由检,说魏忠贤这个人“恪谨忠贞,可计大事”。然而,哥哥是哥哥,弟弟是弟弟,如今改朝换代了,魏忠贤也只有一死。戏剧性的是,十七年后,在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前夕,朱由检竟下密旨,收葬魏忠贤遗骸于香山碧云寺,这正是魏忠贤生前看好的归宿。
     魏忠贤主政帝国期间,内平外稳,这是一个基本事实。魏忠贤执政八年,这八年虽说他权倾一时,但他也时时自卑。有人进言,趁魏氏全盛(文武百官,几乎皆拜服其脚下;甚至比魏忠贤年龄还大的许多省部级高官,争相做他的干儿子)之时,代君自立。应该说,魏忠贤完全有这个能力。但他却惊慌失色,斥责幕僚谨言慎行。这也印证了朱由校临终前对他的评价。
     在专制政体里,魏忠贤本只是个阉人。鸿运撞在他的门下,让他一下子成为一国之尊。这个时候,再忠厚的一个人,只要给他一个极权,他也会由人变恶魔。极权能使所有的人变得不像他自己,尤其不像人。这与一个人是不是被阉割过没有因果关系,也没有必然的联系。无论魏忠贤以前的地位如何,总之在他还没有成为实际的国家一把手之前,他是一个令正人君子鄙夷的阉货,可当他一旦成为一国之尊,他就再也不是什么阉货了,而是无人不敬仰、无人不敬畏的正货,即国家领导人是也。中国人的是非观,如此不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