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查看新闻资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孔夫子示范儒者标准做派

  “儒”,《说文解字》这样解释:“儒,柔也,术士之称。”

  周朝时对掌握诗书礼乐射御等知识技艺者,以及担任教育、礼仪等方面主持的人,称之为“儒”。很明显,所谓“儒”,本来是对所有有知识才艺的人的通称。

  自从有了孔家学说及其门徒之后,“儒”成了这一家的专用名词。

  秦始皇不认这个账,可惜秦王朝寿命很短;汉刘出于政权统治的需要,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加了一把火,将孔氏学说推至一个神圣的地位,自西汉开始,孔儒深深地浸淫到了汉民族的血液里。此后虽然历朝时有对孔圣人的质疑甚至排斥,但其根基从未动摇过;汉文化的核心就是儒家之文化。

  再往后,由“儒”而派生出一长串新的词汇,譬如“儒生”、“儒士”、“儒雅”,甚而有“儒商”、“儒将”;那些有大学问而声望极高的学界泰斗、文化巨擘,则被人们恭维为“大儒”、“鸿儒”。“儒”,成为中国乃至东方人三观的制高点,成为社会精英的代名词,成为区别于乡巴佬和下三滥与盗寇的绝对标志。

渐渐的,文人儒士也就有了这个阶层的一套特殊做派,大智若愚呀,文质彬彬呀,洁身自好呀,等等,让人一看便知很有知识很有修养,饱学而儒雅。

  具体到言行举止的细节上,一个人到底怎样才能显示自己的不俗而儒呢?笔者常混迹于引车卖浆者流,嬉笑怒骂,率性而为,虽十分向往举手投足接近于儒士,却总是不得要领。

  偶读《史记.孔子世家》,参见《论语》,意外地有了收获,史迁会同孔弟子们,替我们这些后人,十分珍贵地记下了孔圣人本尊的一些儒者言行规范,不仅给我们提供了效仿的最原始标本,更是解开了儒士两千年来有吃有喝有官做又受人尊敬的明哲保身之道的谜底源头。

  除知识与学问外,大约按照如下孔夫子示范的的标准动作去做,起码在外观上,你已经可以被人刮目视作“儒”了。

  首先是“言”。就是言谈,也就是说话,儒者有他的专用名词,称之为“谈吐”。注意,这里的说话不仅仅是指你所讲的内容,更重要的是你说话的态度和表情,讲话的风格。

  夫子示范:孔子于乡党,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庙朝廷,便便言,唯谨尔。朝,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与上大夫言,訚訚如也。君在,踧踖如也,与与如也。

  面对乡亲邻里,其实说白了就是面对粗人、没有利益关系牵扯的人,要装傻,要表现出随和亲近的样子,特别注意:要显得你好像不会讲话。

  在国家的宗庙朝廷上讲话,则不能木讷,要通顺流畅清晰地发表意见,但得注意一件事:言多必失,少说为佳!

  面对朝中一般官员,态度上要表现出和颜悦色,显得轻松愉快,显得彼此毫无猜忌、相处融洽,适当地要表现出你理直气壮、所言不虚,露一点才华给他们看。

  面对朝中大佬们则不然,说话前和言语中,对对方恭敬是第一要务,其次话要简洁,切记:别显得你藏着掖着、畏畏缩缩。

  以上与各位官员的交流,前提是君王不在场的情况下,假如君王在场,又不一样,那就要既显得恭敬而局促不安,又强装出气定神闲。说白了,就是既像个孙子又不能像个龟孙子,暗示对方,我是个能挑大梁的孙子。

  第二是“行”。就是行为举止,举手投足的动作习惯,尤其是在一些重要场合和重大事件上,肢体语言十分讲究。

  夫子示范:入公门,鞠躬如也;趋进,翼如也。君召使傧,色勃如也。君命召,不俟驾行矣。

  进君王宫廷的大门时,一定要低头猫腰,脸上还要显出一副恭敬小心的样子;快步向前,要像鸟儿扑闪翅膀一样;君王让你去接待宾客,脸上立马要显出精神饱满郑重其事的样子;一旦听到君王召见,来不及套车跑步奔向朝廷。

  司马迁偷工减料,在这里摘录得概括和笼统,《论语》里,弟子们对老师在一些特殊场合的举止,描述得就比较细致。拿上朝参政一项,孔子一丝一毫示范得极其到位——“入公门,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门,行不履阈。过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气似不息者。出,降一等,逞颜色,怡怡如也。没阶,趋进,翼如也。复其位,踧踖如也。”您瞧瞧,这一通朝可不累死人?先是进宫门得弯腰低头,把自己的身子缩成好像没处搁的萎缩样子;千万不能站门中间,不能踩到门槛上。在大堂里经过君王座位时,表情要严肃,脚步要快,说话要表现出好像气不够用;提起衣服下摆向堂上走,要显示恭敬谨慎,憋住气基本上到不能呼吸的程度;走出来时身心才可以放松,怡然自得;下台阶的最后几步,要像鸟儿展翅一样;等回到自己的座位,恢复原先不安的神态。——千年以往,我们官场政界的这种“儒家”模样,未曾变化。

  第三是“食”。就是饮食,就是吃饭就餐。这里不光包括饭菜内容,更在乎吃相坐相。

  夫子示范:席不正,不坐。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饐而餲,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肉虽多,不使胜食气。唯酒无量,不及乱。沽酒市脯不食。不撤姜食,不多食。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君赐食,必正席先尝之。君赐腥,必熟而荐之。君赐生,必畜之。侍食于君,君祭,先饭。

  赴宴先看座位,位子安排得不符合身份,说啥也不能上桌;至于饭菜酒肴,越精细越好,发霉的粮食绝对不能吃,腐烂变质的鱼和肉不能吃,菜点颜色不好看,不吃,气味不好闻,不吃,烹饪制作方法不对,不吃,火候不到,不吃,肉切的不规矩,不吃,没配酱醋调料,不吃;酒席上肉即使多,但吃的肉一定不能超过主食;酒可以痛快喝,但注意不能醉;从外面市场买来的酒和肉干,尽量不要去碰;即使吃饱了,桌子上的姜不要撤去,当然也不能把生姜吃得太多。身边坐着个守丧的人,不能自顾自放开了吃。

  有一件事须格外重视,对于君王恩赐的食物,不管生的熟的、死的活的,一定要小心对待。是熟食,要正襟危坐地品尝;是生肉,要用心煮熟先给祖宗上供;是活动物,要好好先养起来。陪君王进餐,君王菜前可能会行祭礼,自个儿可以先来点主食,但绝对不能去动菜肴!

  第四是特殊讲究。

  夫子示范:寝不尸,居不客。

       升车,必正立,执绥。车中,不内顾,不疾言,不亲指。

       是日哭,则不歌。

  睡眠要有睡相,不能睡得像个死人;坐车也有讲究,上车后,先端正站稳,拉好扶手带,在车里不要乱回头看,不要快速地讲话,不要指手画脚;一天里,如果伤心哭过一回,即使情绪缓过来,也不能再去K歌。

  儒家的言行举止规范还有很多很多,这里仅列举孔圣人亲自做过范例的几处。若是依《礼》行事,那些个繁文缛节,恐怕一个人一辈子也学不完。所以说,要想做个孔夫子眼里真正的儒者,不容易哩!

  儒家的“入世”,说到底就是“治世”。“学而优则仕”,一个人有了足够的知识学问,你就要有帮助君王安天下的抱负,要设法去做官,要有理政牧民的建言和良策,同时你为人要一本正经,要不苟言笑,要有板有眼,要高雅、从容、讲究,否则,你那一肚子学问算是白瞎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