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查看新闻资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衢州孔氏 分南北两派 是中国唯一家谱未曾中断的家族

衢州孔氏 分南北两派 是中国唯一家谱未曾中断的家族
  

  浙江衢州孔氏南宗家庙坐落于衢州市区府山街道新桥街,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日前,记者在衢州市孔子学术研究会秘书长庄月江的带领下,来到了衢州孔庙。庙门正上方悬挂着已故书法家沙孟海手书的匾额:孔氏南宗家庙。
  孔子的子孙在衢州这片土地上,繁衍了880年,成为孔氏南宗。
  76岁的孔祥楷是衢州孔氏南宗家庙管理委员会主任、孔子第75代嫡长孙。
  从小,孔祥楷就听家人说,自从南孔定居衢州后,每年都要祭祀先圣。这一天会选择在农历八月二十七日孔子诞辰日进行,换算为公历是9月28日。1948年农历八月廿八,南宗家庙举行抗战胜利后首次祭孔大典,当时9岁的孔祥楷身逢其会,“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各种原因,孔氏南宗祭孔中断了50多年。”孔祥楷说。之后直到2004年,孔祥楷策划和操办了南孔自建国来的首次祭祀大典。
  “因为孔姓的特殊,孔祥楷先生认为儒学是全社会的,所以突破了孔氏后人家祭的传统,由社会各界公祭。”庄月江指着孔庙里8棵高大的银杏树说,“这些银杏树是明初栽的,已有近500年树龄。祭孔大典那天,贵宾们佩带着用红丝扎成的一簇银杏叶,向孔子像行鞠躬礼。”
  孔氏南宗的“现代人祭孔”,废止了华丽的服饰和舞蹈,废止了牛羊祭品,甚至把钢琴搬到了大成殿前。孔祥楷认为如果大家穿着明清人的服装,完全成了演戏、做秀。
  经过11次祭祀典礼后,目前南宗祭孔形成了一套规律,即五年“三祭”轮换。逢五逢十,五年一次的社会各界公祭,两年一次的孔子文化节,以及两年一次的学祭。学祭的参加者,以老师和学生为主。
曾经的全国大姓
年轻人归属感并不强

  走出孔庙,记者前往“孔氏南宗家庙管理委员会”,简称孔管会。进口是一扇小小的老式木门,走过很容易被忽视。推开木门,庭院墙壁上,刻着用篆书《礼记·大同篇》全文。孔祥楷和庄月江的办公室,都在这幢两层小楼里。
  孔管会一共14人,除了孔祥楷,其余没有孔姓。“孔姓、儒学,都是全社会的,不应该局限在一个小家族里。”这是孔祥楷的办事准则,“要把传播孔子思想的目的,变成别人意想不到的行动。”
  衢州市区每个一年级的新生,都会在开学时,得到孔管会赠送的一盒铅笔,每盒五支,每支刻有两句《论语》中的名言警句。孔庙里,还有免费的少儿读经班。从2004年开始,每个周日,这里都有朗朗书声。读经班赠送的《论语》,是繁体竖排本,且无标点。
  而对于孔姓家族,孔祥楷创立了一种新的修谱方法“现代人修谱”,庄月江是实践者,“与其他姓氏不一样,孔氏后人是根据行辈字样起名的。在孔姓后面的第二个字,就是他的辈分,比如,繁字辈是孔子第74代孙,祥字辈是孔子第75代孙。”他再用编“字典”的方式,以行辈最后一字笔画顺序排列。这样,如果查“孔祥楷”,在“祥”字辈的“13”画里。
  在庄月江编的“孔氏南宗总谱”里,最小的是“佑”辈,为孔子第80代孙。迄今,出现同名最多的是“孔祥明”,有126人。如今,《孔氏南宗总谱》已有190万字。
  为了编纂《孔氏南宗总谱》,孔祥楷曾向衢州市范围内四千多孔姓发函联系,只有一半人回复。孔姓在250万人口的衢州,只是个小姓。“年轻人的归属感并不强,我希望能有更多南孔后人看到你们的报道,来跟我们联系,把孔氏南宗总谱尽量完善地修起来。”
贴满《论语》名句的沟溪村
“孔子后代”曾是诚信招牌
  衢州市区虽有孔庙孔府,却没有孔氏后人的聚居地。在庄月江的指引下,记者去了沟溪村,目前衢州最集中的孔姓村落。从衢州开车过去,经衢常公路,半个小时后,看到了一丛一丛的橘林,便到了沟溪。
  这是一个风光秀美的小村落。一条名叫“沟溪”的小溪,从石梁上下来,贯穿村落后汇入衢江,村以溪名。
  村主任孔慧祥40来岁,从小在沟溪长大,“沟溪村500户,有1310人,其中,孔姓800余人。印象中,应该是康熙六十年,孔子67世孙孔毓均从衢州迁徙至沟溪。”
  记者一走进沟溪村,便知这是个孔家村。“有教无类”、“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这些《论语》里的名句,都用毛笔写在红纸上,贴在家家户户的外墙上。孔慧祥很得意,“一直以来,沟溪的文盲率,在附近的村落里,都是最低的。”
2011年,在孔慧祥的建议下,沟溪举办了家祭。
  “不同于衢州孔庙的公祭,我们只限于孔氏后人,所以邻近省市的孔姓人都会赶来,杀猪宰羊,热闹非凡。”操办人孔祥驹满头银发,当地的孔氏家谱是他在修缮。
沿着蜿蜒窄小的泥石路,记者跟随孔慧祥、孔祥驹,走进了沟溪的孔氏祠堂。这座建于清咸丰六年的祠堂,有些年久失修。但从阔气的厅堂,精雕细刻的牛腿柱,能看出当年的派头和考究。
  沟溪村家家户户都用大大的篾筛,晾着刚刚摘下来的橘子,门前屋后,都种着成片的橘树。橘子,是沟溪的支柱产业。有和蔼好客的孔姓老奶奶,随手捞起两个橘子热情地塞给记者,“很早以前,有人为了卖橘子更方便,便称自己姓孔。”老奶奶说。
  “在古代,由于孔姓族人享受免徭役、兵役的特权,后来,是便于招徕生意,可以用‘孔子后代’的名义担保诚信。”孔慧祥在一旁解释。 

                                                                                                                                     来源:钱江晚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