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查看新闻资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姓越不姓赵 写书来正名

姓越不姓赵 写书来正名
  六旬老人研究越姓渊源廿载成书8本 白云嘉禾街新村是广东唯一越姓聚居地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珍惜、重视亲情和族情的传统,而族谱则是怀念祖先、激励后人的桥梁和载体。虽然彼此或不曾相识,或天各一方,但因为有着共同的祖先,大家会顿时亲切起来。
白云区嘉禾街新村是广东唯一的越姓聚居地。20多年前,该村村民越步生去税务所办理业务时,工作人员错把“越”写成了“赵”。此事让越步生萌生重修族谱的决心,他花了近20年时间,深入研究越姓的渊源,写出8本《徜徉在神秘的越氏丛林》书稿。今年67岁的越步生盼望此书稿可以出版,为越姓寻根溯源,把珍贵的宗族亲情联系起来。
缘起
办证时“越”被写成“赵”
老人萌生重修族谱决心
越步生今年67岁了,作为村里的“越氏通”,越步生被称为嘉禾街新村“族长”,这个称谓并非因为越步生年纪大、资历深,而是源于他对越姓的深入研究。他说,催促他重修族谱的“导火线”是20多年前的一件事,当时,他去税务所、银行办理有关业务时,出现工作人员“越”“赵”分不清楚的情况。
“当时工作人员打单子把我名字变成了赵步生,我和他们说是越,他们还不相信,我觉得,再不做这个事情,越氏会越来越鲜为人知。”越步生说,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开始了越氏族谱重修、越氏历史的撰写工作。
在最新的百家姓排名中,越姓排在500名之后,而全中国越姓人数仅有10多万人。嘉禾街新村是广东唯一的越姓聚居地。据新村村志记载,新村可以追溯到明朝孝宗皇帝弘治八年,该村越氏始祖元杰从南雄珠玑巷迁徙到新村定居。
因为越姓较为少见,记载其发展历史的史料也很少,有越氏后人说:“别说外人了,连后人都不清楚自己姓氏的来源与历史。”越步生说,看到越来越多的越氏后人对家族历史不了解时,他更加坚定了重修越氏族谱、编撰越氏历史书籍的想法。
寻根
足迹踏遍国内外
历廿年重修族谱
重修越氏族谱、撰写越氏历史几乎占据了越步生工作之余的全部生活。
万事开头难。1989年开始着手重修越姓族谱时,几乎是从零开始,越步生手中只有一张100多年前的越氏旧族谱,以及几本姓氏书籍零散记载越氏的情况。当时,他根据村里老一辈的口述整理材料、走访联络族人,甚至还踏上先祖生活过的地方寻根问祖,就这样开始重修族谱工作。
“其实就是土办法,刚开始就一户户去问,很多年轻人不懂情况,还得跑多几次。”越步生拿着那份旧族谱复印件挨家挨户问,问完便一一记录,单单是一户人家的家族情况,越步生就得反复跑几趟,反复核对。
据新村社区居委会介绍,目前新村有居民1000多人,大部分都姓越,也即是该村始祖越氏元杰的后人。几百年来,越氏后人除了在新村落地生根外,也有不少人外出谋生发展,足迹遍布东南亚及中国台湾等地。
对于有些全家搬迁出省、出国的情况,越步生除了一个个打电话去核实家族情况外,还自己出资到马来西亚、美国等地走访调查,实地查证。越步生说,当时远在国外的族人都非常支持他的工作,这也更坚定了他重修族谱的决心。
在越步生的一本笔记本里,整整齐齐写了600多位越氏族人的联系方式。花了近20年重修族谱,让越步生感动的是,以前联系不上的族人联系上了,逢年过节大家都会打电话、发信息彼此送去祝福和问候。
成果
八年写八本书稿
欲为越氏“正名”
种过田、当过搬运工、开过饭店的越步生,虽然读书不多,可从小就对自己的姓氏、祖宗等历史非常感兴趣。他从电视、报纸上不断了解、考究越姓的宗源。随着研究不断深入,发现社会上对越姓的认知存在不少错漏。
2000年前后,在多方收集资料后,越步生开始了越氏历史书的编撰工作,命名《徜徉在神秘的越氏丛林》,对越氏的起源、发展等进行了一一叙写。不会电脑的他,只能靠手写,用了8年的时间,写了8本,每本几万字,都是先理结构,打草稿,再一字一句抄录。
翻开《徜徉在神秘的越氏丛林》手写本第一本,记者看到,虽然字迹算不上漂亮,但是每字每句都整整齐齐。“我趟过那越氏支流的谷野里,不知能否走出这片越氏丛林,千百年的越氏孕育于大好河山的支流,却难有人真正到充满神奇的晋阳。”在前言部分,越步生这样描述到他编写此书的初衷。
在此书稿中,越步生不迷信权威,抱着怀疑的态度多方查证考究,对社会上对越姓认知存在的不少疑问进行了求证。比如根据史料记载越姓出自姒姓,是以国为姓氏,为春秋时越王勾践之后。但对于新村越氏发源地是哪里,是不是越王勾践的后人,越步生表示,经过多年查阅资料研究,新村越氏应为鲜卑族后代,祖先姓氏为译音“越勒氏”,取“越”姓。“这个说法也是我一家之言,尚待专家考证确认。”越步生说。
笔耕
每天写几千字
盼能编印成册
在越步生家中记者看到,他撰写的手稿、资料堆在房间书桌上,几乎占满台面,在书柜里有古代名人字号辞典、吴越春秋、秦汉西晋与巴蜀地方关系研究等历史书籍,而在他的书桌上,一本汉语词典被翻烂了。
“我学历不高,很多字都不认识,只能一边查一边写。”越步生说,撰写时最难的是由于文化程度不高,无法用文艺、华丽的词藻表达,只能用白话表达。
不迷信权威、多方考证是越步生撰写书稿的态度。北京路古籍书店是他最常光顾的店,经常一去就是一整天。每天早上9时去,等到书店下午5时关门再搭公交车回家,午餐有时候就带个面包坐在店里边看书边吃,或者在附近吃个快餐解决。“这个老人家我印象很深,经常一看书就是一整天,而且非常专注,一边看还一边记录,我都佩服他了。”古籍书店工作人员说。
“以前每天能写几千字,自从几年前中风手不灵活了,现在一天只能写一千多字。”越步生表示,《徜徉在神秘的越氏丛林》的书稿已经写了8本,初步估计还有两本就完成整个越氏历史的编撰。只要能写,他就会继续写下去。
草稿纸按斤买、笔按盒买,加之多方买古书籍,越步生说,他撰写书籍的投入已经超过10万元。现在他最大的心愿是把书稿写完,找到能帮忙出书的人,让越氏历史能够被社会知晓,同时也激励后人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