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查看新闻资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张氏后人回泸州寻根

张氏后人回泸州寻根
  有张氏后人想回乡寻根问祖·追踪
今年4月,泸州晚报、泸州新闻网报道了一则外迁张姓后人欲回泸州寻根问祖的新闻,但当时苦于线索有限,张姓后人寻亲事宜一直未有进展。“五一”期间,这支外迁的张氏后人派出专门的寻亲队伍,不远千里从海南回到泸州,辗转多地、多方求助,终于基本理清家族一脉的宗亲关系,并决定明年清明再正式回泸认祖归宗。
寻根
从母亲记忆里的泸州找起
近日,记者见到了这支特殊的寻亲队伍。队伍里有从泸州外迁的张氏第四代后人张少华及其母陶余先、其妻周女士、妹夫王先生,还有陪同他们前来的友人赵德钦。
据了解,一行五人中,除了陶余先老人多年前曾到过泸州外,其他四人对外迁张氏一脉曾在泸州的居住地等情况知之甚少,仅有的信息也来自于他人口述。面对有限的线索,张家人决定从陶余先老人的回忆作为突破口,寻找张氏一脉在泸州的踪迹。“祖辈传给我们的宗亲信息太少了,上一辈除了我母亲尚能身体力行协助我们回泸寻亲,其余知道情况的亲人要么仙去,要么卧病不起。这也是母亲执意要与我们一道回泸的原因。”张少华说。
“1983年,我陪他(张少华)父亲张宗胜来泸州看病,头天来第二天就匆忙赶回云南。不过逗留那天晚上,他父亲特意带我逛了位于市中心的张家祠堂,我记得离医学院(现西南医科大学)不远。”陶余先老人说,她还记得,当天和张少华父亲回医院的路上,路过一处叫“钟楼”的建筑,也曾看到一处处形状特殊,较为古朴的建筑。
在多次沟通后,张少华一行人决定重走母亲当年的路,希望能够通过周围的道路、建筑等信息,唤起母亲更多的记忆。
顺着老街老巷,陶余先老人带着对老泸州的模糊记忆,一边望着眼前的新泸州,一边不住感叹:“变了,都变了”。直到走到钟鼓楼附近,老人才眼前一亮,激动地说:“我来过这里,这就是以前那个‘钟楼’,没想到现在还在。那时候我们顺着这条路走了十多分钟,就找到张家祠堂了。”可惜,钟鼓楼附近的建筑与几十年前相比已经大相径庭,张少华一行走街串巷,始终无法确认张家祠堂曾经的位置。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陶余先老人无意间在高楼间窥见了报恩塔的身影,再次激动起来:“当年我们也到过那儿,祠堂就在这附近。”一行人急忙在报恩塔广场一带走访,终于探知,在新马路附近,曾有一处祠堂于上世纪九十年代被拆除。至于其是否就是张家祠堂,却并不清楚。
“附近一户姓邓的老人家对祠堂的事还比较清楚,或许有线索。”有热心市民建议。可惜,姓邓的老人当时正回乡探亲,并不在泸州。带着遗憾,张少华一行只能暂时回到住处。
探访
小市寻亲未果却获重要线索
次日,张少华一行再次踏上寻亲之旅。这一回,他们从另一条线索入手——1920年前后,太祖张天德从泸州小市一带迁出,之后三辈分别为“熙”字辈、“宗”字辈和“少”字辈。
“我们打算先去小市街道办,看是否能打探到此地原住张姓人的信息,再挨家挨户问。”张少华向记者介绍自己的计划。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如今泸州小市一带人员众多、构成复杂,挨户打探原住张姓后人,费时费力又针对性不强。“时间实在等不起啊。”拜访几户人家后,张少华无奈地说。
这时,小市街道办工作人员建议,不如兵分两路,张少华一行到派出所请求协助,看是否能从户籍登记的源头寻找突破;街道办则请求社区小组长按照张姓字辈、年纪等信息寻找关联线索。临行前,张少华无意中留意到小市街道办工作人员公示牌上一位张姓、“天”字辈的人,心想,“天”字辈正好与自己的太祖一辈,又是小市人,是否与自己的家族有联系呢?便向街道办工作人员打听到此人的联系方式,可惜最后确认字辈并不相符。不过对方却告知了一条重要的线索:泸县太伏镇一带,每年都有张氏家族举行清明聚会,且有一处保存较好的宗祠。
同时,张少华一行人在上大街附近打听线索时,一家商铺周老板说:“在泸县云锦镇场口,以张姓居多,说不定在那里能有所收获。”原来,周老板老家便在云锦,自己也认识不少当地张姓人。
两处线索不约而同指向泸县,张少华展开了思索:父辈掌握的线索全部来自30多年前的泸州,行政规划已和现在不一样。祖辈曾经居住过的“小市”,如今是否归属泸县管辖?带着疑问,张少华一行决定前往泸县云锦镇场口。
查找
赴泸县翻阅当地张姓族谱
几经波折,张少华一行来到云锦镇场口居民张天彬家中,见到了张天彬去年清明节前收到的一张家族聚会邀请函。“里面的字辈关系与我们这支张姓出入很大,且根据张天彬详述家族的情况,可以判断这支张氏并非我们要找的宗亲。”张少华遗憾地说。
见张少华眼里流露出失望,热心的张天彬又提到:“距离我们不远的另外一脉张姓人家,至今保留了几本近百年的张氏族谱,你们不妨去看看。”张天彬所指这户人家,是云锦镇雷劈石(地名)的张陶。
当张陶从家里翻出已保存近百年的两本族谱时,陶余先老人百感交集:“原先我们家也有这样一本族谱,发黄的牛皮纸、小楷工整地记录着家族的来龙去脉。”遗憾的是,陶余先老人所提的族谱后来遗失。
张陶介绍说,这套族谱是祖先从清朝道光年间传下来的,共有8本,至今完整保存下来的有7本。按照族谱上的记载,清朝初年,张氏祖先从湖北孝感(原湖南孝感)迁移到四川泸州,共对八兄弟家族都有详细记录。
可详细翻阅这两本族谱,张少华并未发现对外迁张姓一脉有记载。于是,在张陶的引荐下,张少华一行人在接下来两天又辗转泸县太伏、得胜等地,翻阅其余几本张姓族谱,同时拜访了数位张姓老人。
认亲
基本确认归属泸县得胜一脉
张少华在翻阅族谱时发现,7本族谱所记录的时间段基本一致,且均属从湖北孝感(原湖南孝感)迁入泸州,只是均未对外迁的张姓一脉有过记录,难道自己最初寻找的方向错了吗?
直到找到得胜镇一支张姓人家时,保存族谱的老宗亲才解答了张少华的疑问:“族谱里记录的7房张姓人,百余年来联系并不多,且随着历史变迁、族人迁移等原因,字辈的差异和顺序不同也是完全有可能的。”这位宗亲的话,后来也得到了张少华父母曾居住数十年的云南彝良一带张姓人的印证。这些差异反映到实际情况中便是,张少华的太祖张天德,按照族谱辈分实际应为“德”字辈,这也造成张少华及家人在寻找宗亲时走了不少弯路。
按照这个思路,张少华重新梳理了连日来获得的线索发现,得胜一支张姓人族谱里记载的辈分关系,与云南彝良一带张姓几代辈分中,“光”字辈、“宗”字辈和“少(绍)”字辈均相互吻合。张少华由此大胆推论,自己这一脉外迁的张姓人,或许正是8房中遗失的那一支。在与这支辈分最接近的张姓人家详细交谈后,张少华及家人更得知,几十年前在报恩塔一带,的确存在一处被拆迁的张氏祠堂,这在族谱里也有记载。
至此,张少华基本确认,自家一族应归属泸县得胜张姓一脉。“我会将近期找到的线索带回给远在千里外的亲人,在找寻与确认后,我们都十分渴望能在明年清明节正式回泸州认祖归宗。”张少华感慨地说。
新闻回顾:
今年4月,远在海南的泸州籍企业家张少华委托海南省四川商会秘书长赵德钦联系本报,希望借助家乡媒体寻找远亲和故人。
据了解,张少华是从泸州外迁的张姓第四代。1920年前后,其太祖张天德居住在泸州小市一带,后家人远迁到云南,现部分亲人定居在海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