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查看新闻资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香港侨领李润基:世界客属恳亲大会的真谛是什么?

香港侨领李润基:世界客属恳亲大会的真谛是什么?
    各地客家人万里迢迢来寻根问祖,却见不到凭证和胎记,只能停留在学者书写和口述记忆上。“我一直在问自己,对于这样一个客家人和客家文化已不再存在的地域,各地客家人前来集结,所为何来?回忆和讲述客家先人的远古故事,与今天的人们到底有什么关联?”
李润基,著名侨领香港侨界社团联会副会长,香港梅州联会副会长
随香港几位客家大佬访问了即将举办“世客会”的开封市,得到大会主人热情的接待。访问中感觉,开封市政府极为重视这场活动,大会策划周详细致,活动节目丰富多彩,构思灵巧富有新意,组织严密筹备有序。可以预期,大会的气氛将隆重而热烈,愉快而亲切,开封市人民将与来宾们共渡愉快的时光,来自各地的客家人将享受一系列色彩缤纷的节目,感受开封古城的新面貌。可以预期,这次“世客会”是一次别开生面的大集会大联欢。
大会日程:10月17日至19日,中外客属人士二千余人将云集开封,出席第二十七届世界客属恳亲大会(简称“世客会”)。开封市政府是大会的主人和主办机构。
据工作人员介绍,这次大会的目标是“留住客家人的信念,留下世客会美好记忆”。大会将举行盛大的开幕式,主题是“让客家人圆梦”;闭幕式,主题是“常回家看看”;祭拜仪式,题为“根在中原”;客家团圆饭(开封特色小吃宴),题为“相聚一家亲”;还举行千人书法展览;“根蔓情深”亲情园揭碑,以及多种文艺演出等等。配合大会需要,市政府还兴建了两项大工程:珠玑巷和守望阁,是商业与文化结合的建设项目。守望阁用作拜祭仪式的场所,并会保存下来,作为世客会纪念馆。
我们一行是先飞到郑州,然后驱车前往开封的,虽然是古都,却没有自己的机场,原因不言自明。曾经的八朝故都开封市,经千年历程已成为一座废都,古老文明已荡然无存,在残酷的战争、连年的水患和历次政治运动中消失殆尽。今天的开封是另一个开封,努力在落后中重建的城市。虽然开封还留存着一些古迹,如铁塔,如龙亭,如开封府,如古城墙,如山陕甘会馆,以及珍贵文物,如清明上河图,各种典籍和作品,却没有一样具有客家文化的特征,接待我们的主人,没有一位会讲客家话, 没有一位具有客家的血缘。各地客家人万里迢迢来寻根问祖,却见不到凭证和胎记,只能停留在学者书写和口述记忆上。我一直在问自己,对于这样一个客家人和客家文化已不再存在的地域,各地客家人前来集结,所为何来?回忆和讲述客家先人的远古故事,与今天的人们到底有什么关联?
恳亲者,探看亲友也。到了恳亲大会现场,能探看哪些当地和外地亲友?实际上,只能全程出席预先编排的群体活动,真正的探看活动是没有的,也没有亲友可探看。“恳亲”只是借用语,拔高了陈义,好看好听,是传统的表达词汇。这一届世界客属恳亲大会,是没有当地亲友在场的大会。
梅州市前任书记朱泽君曾在大会上号召“弘扬客家文化”,不知在他领导下,梅州市政府具体做了什么,让当今梅州人发扬光大客家文化?现实中我们看到的,是客家文化的衰退和式微,看到的是一代代客家青年人,融入时尚化现代化的潮流(我们无可责备),看不到客家特色的文化得以兴盛壮大,乃至人们很难说出,今天客家人文化的特色和光芒究竟是什么。我不曾听说哪一个族群说,要弘扬自己的文化,没听说要弘扬潮州文化、苗族文化、日本文化、犹太文化。说实在的,除了回忆和叙述,族群文化能人为地“弘扬”么?我无意褒贬什么,只是想说,缺乏内涵的口号没有价值,少来一点为佳。
所以我对“世客会”的期待,是比较现实和有限度的。访问归来,我对这次世客会的实际估计是,对于开封,“世客会”是推动开封市经济发展和旅游事业的一场宣传,对于出席的客人,是一次观光游览和考察市场的体验。若能取得这样的效果,很了不起了。至于说明书上宣称的客家文化交流,不过是一场大轰大嗡:数以千百计的客人聚集解散,来去匆匆,忙于参加形式多于内涵的仪式,观赏大而无当的文艺演出,感受华而不实的口号,能有多少深入和不深入的交流呢,实际上连片刻交谈的机会恐怕都没有(这看法我当面谈过,吉市长在香港召集的座谈会上)。让世客会来宾“圆梦”,实际上是空洞的口号,什么也“圆”不了。
主人安排我们观赏了大型节目《东京梦华》,规模宏大的水上演出,数百名演员参与演出,说明书这样描写:豪华的场景,经典的宋词,高科技的舞美,带给游客强烈的视听震撼,生动真实地再现北宋京都的繁荣。我的感受却是,徒有架子没有灵魂,既不能打动人心,也不能留下记忆,空洞无物大而无当。陪同我们的一位主人问我观感怎样,我如实说了,她想了想,也认同了我的看法,还告诉我,别人也有同样的看法。
这种节目,一味追求奢华的场面,规模宏大得不得了,全部是古代题材,与现实脱节,与观众疏离。这种情形,不也正如历次世客会,陈义很高的形容词用得很多,走到哪里,干部总爱自豪地介绍古迹名人,现实的意义却空空如也。追忆古时的繁华胜景,那又如何?称道千年辉煌,映照着后来的衰败。千年后的开封破败落后被人遗忘,乃至连个机场也没有,并不光彩的。过去是过去,对比今天,有多少可自豪的成就呢,今天的人们,能追上去,赶上千年前的先人吗。
开封市祁金立书记会见了我们,谈世客会的筹备工作,解释这次规模缩小的原因,是遵循中央要求节俭办事。我回应说,客人减少倒也好,人多拥挤客人不舒服,规模小有小的好处,可以办得小而美,祁书记表示认同。他还谈了开封市的建设。这位健谈的书记介绍说,开封要发挥历史文化资源,打造古典与时尚结合的旅游城,打造闲适、自在、宜居的城市,吸引更多人来开封。书记给我的印象,很有理想和远见。我特别欣赏他称道开封人闲适的生活方式,在我看来,闲适的节奏才有益于人的身心健康。经历三十年高速发展的中国,今天要把节奏缓和下来,关注人的幸福感、愉快度和舒适度。祁书记还谈到开封正在兴建经典风格的建筑,我在开封城内外多处地方看到了,但也存着一个疑问:如今人心不古,精神状态能返回有宋一代吗。
后来在网上看到市政府有“外在古典、内在时尚”的建筑风格要求,觉得不很恰当,是否把本末颠倒了。按照欧洲文艺复兴的宝贵经验,这个要求应更改为“内在古典,外在时尚”才好,如果能达到这个境界,开封市领导班子功德无量了。
三十多年经济起飞,腐败与发展同行,很难想象这个新生的古都,有多少建设项目曾经或者正在与腐败共生。造访期间得知,当地打贪反腐的力度也很大,听闻这些官场腐败消息,我不禁想,今天选择投资或公益的项目,真得先了解,执事官员政声如何,有多少思想文化,然后才看市场和地盘。
听开封市官员介绍,昔时汴京多水,河道湖泊纵横,深感孤陋寡闻有点意外。向来以为水乡只在江南。我住的酒店开在有名的金明池边,据说宋朝在金明池训练水军,可惜这个湖已经湮没了。酒店名字叫开元名都,临湖而立,附件照片的背景就是金明池,我不知,是残存的金明池一角,还是人工挖掘的。沧海桑田是真切的事。读作家老舍的故事,想知他沉湖自尽的太平湖在哪里,想不到地图上找不到,几十年间竟湮没了。读汪兆铭刺杀摄政王的故事,出差时曾抽空去京城后海,踏访英雄置放炸弹的所在,得知那座桥和桥下的小河,都已经湮没了,也不过是一百多年前的事。金明池上千年了,消失掉并不稀奇。
访问开封的另一个意外,是看北宋时期都城的模型,清明上河图所在的方位,竟然只是当时汴京外城的一小角,位于都城的东南部。先前一直以为,上河图描画的是市中心,原来根本不是。可以想象,北宋汴京城社会多么繁华规模多么宏大。
还有一个意外是生活方式。据告,开封人爱享受生活情趣,节奏比较松弛,有点像成都人。看来追求生活情趣,应是汴梁人的传统,如果确实无误,他们必须有繁荣安定的环境。宋朝这首诗,印证了汴州经历过的奢靡淫逸: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当汴州。
这首名诗的作者林升,浙江士人,生平不详,流传作品不多,但凭这一首,他已经不朽了。
世界客属恳亲大会  
世界客属恳亲大会缘缘起于1971年9月28日香港崇正总会举行的第一届世界客属恳亲大会,20世纪基本上每两年举行一届,21世纪以来每年举办一届。已在亚、美、非三大洲11个国家和地区举办,规模逐渐扩大,已由单纯的恳亲联谊,发展为融经济合作、文化交流和学术研讨于一体的活动载体。
来源:客家智库微信号



相关新闻